我想與我的子宮道別

尚未有留言

作者/無名氏

我是愛滋病毒感染者,女性,年過半百,有家人、有工作,住在臺灣尾。

去年(2017)開始,我下腹疼痛,檢查出子宮長(肌)瘤,不大,醫師開了止痛藥,叫我回家。我知道這問題很多女性都有,靠吃止痛藥來緩解疼痛;我也知道,很多醫師會考慮女性的生育問題,非到不得已,不會選擇手術治療,一般都還是讓病人吃藥。
 
只不過,我已經不那麼年輕、
也早就有孩子,連孫子都有了。
  
我詢問醫師我是否適合切除手術,W 醫師沒有同意。
我的疼痛與出血情形越來越嚴重。
 
因為我固定回診婦產科,W 醫師對我的病情非常清楚,他給我的醫囑是,「假如還是很痛,就去掛急診打止痛針,血紅素低於 7 就輸血。」之後的半年內,我進出急診室超過 10 次,W 醫師幾乎都會到急診室來看我,重複的醫療過程;打嗎啡、吃止痛藥、輸血,我多次詢問手術的可能性,一樣沒有回應。
 
工作→跑急診→固定回診→回家休養,
這樣的日子,我撐了半年。
感謝我的先生,他一直陪著我。
 
在一次回診時,陪 W 醫師為我看診的年輕醫師,主動提議為我手術,W 醫師沒有同意。我虛弱又失望,忍不住還是問了,為什麼不能開刀,W 醫師說,「妳有愛滋,開刀時上麻醉,妳會一睡不醒。」
 
我沒有任何想法,先生陪著我離開診間,回家。
是,那是一家愛滋病指定醫院。
 
三天後,在先生的陪伴下,我們跨縣市去另一家醫院求診。新醫師瞭解過我的病情後,平靜的告訴我「愛滋跟這個刀沒有關係,當然可以手術」。
 
新醫師為我完成子宮切除手術。
距離被提醒會「一睡不醒」,不到半個月。

社工聽說了我的故事。

我說,我沒有想要怎麼樣,我也沒有要去爭是非對錯,我只希望,醫師願意看愛滋病毒感染者,尤其是我們這種比較偏遠的地方。就這樣,一個愛滋病毒感染者的願望。

《愛之關懷》引言:

世間所有故事,都可以有許多看法與觀點,沒有標準答案;作者或許也不應該期望能導引讀者做出某些制式的答案。希望藉由這些愛滋病毒感染者故事的分享,能減少一些似是而非的誤解,能引發一些省思及討論,甚至辯論。讓我們正視這些存在於我們周遭,無法逃避的議題。

 

原文授權於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

此文同步投稿臺灣愛滋病學會期刊《愛之關懷》,全文連結:https://reurl.cc/Apakj

最新展覽訊息

九月, 2019

079月08:30:s16:30:s軟骨修復趨勢論壇08:30:s - 16:30:s 台大國際會議中心

189月全日22第22屆全國臨床腫瘤學大會暨2019年CSCO學術年會創新精準研究 探索智慧醫療(全日) 廈門國際會議中心

189月(9月 18)13:30:s20(9月 20)17:00:s2019年國際醫療照護品質與安全論壇IFQSHTransforming Quality for Tomorrow13:30:s - 17:00:s (20) 臺北萬豪酒店

顯示更多

【支持權促,看這裡】http://praatw.org/donate
【隨手愛心發票捐贈】愛心碼 99999 

生醫編輯群

作者

生醫編輯群

生醫編輯群將致力於讓您接觸到國際生物科技的應用知識與國內外先進的生技及生醫產業相關報導,快速吸收最即時、最新的生物科技發展與生醫新知,改善醫病關係、醫療品質、正確的用藥方法。

Up Next

相關的 文章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