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癌診療的新方向

Comment

從事婦科癌症醫療工作逾20年,日夜思考的,無非是如何早期診斷癌症,如何提高治療的成效,如何有效地延長癌症復發病人有限的生命。這其中,以上皮性卵巢癌的挑戰最大。

2

文/長庚紀念醫院婦產部部主任暨婦產科系主任 張廷彰醫師

卵巢癌化療後仍有75%會再次復發

臺灣最近每年皆有1,300例新診斷的卵巢癌個案,其中晚期(第三、四期)者約占一半。這些患者經徹底的手術治療,術後並接受多次的複合化療,約有百分之75的病人可以達到疾病的完全緩解,也就是以目前行之有年的檢查或檢驗,如血液中腫瘤指標,全身電腦斷層檢查等,不如人意的是,這些已經努力接受治療,並且也如願完全緩解的病人其中,約有75%會在兩年內復發,而復發的卵巢癌,即便再接受徹底的治療,達到完全緩解,幾乎不可避免的,還是會再次發作,並且緩解到發作的時間間隔,會一次比一次短,由於多次治療後,殘存的癌細胞產生抗藥性,後來便會面臨無藥可治的窘境。

太平洋紫杉醇 延緩復發時間

數十年來,卵巢癌的治療,有了緩慢而逐步的進步,1992年底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通過使用太平洋紫杉醇治療復發性卵巢癌,再加上化療給藥方式的改進,晚期卵巢癌患者的壽命,較之前延長了一年。其後強調手術要達到徹底清除肉眼可見的腫瘤組織,再加上密集的化學療法,可以達到更理想的完全緩解率,並延長由緩解到復發的時間。經過了大規模的臨床試驗,2014年美國FDA通過使用對抗血管內皮生長因數的抗體,治療復發的卵巢癌。這些藥物,臺灣也都緊隨在美國之後,通過了食藥署的審核。

卵巢癌成因與BRCA基因的修復機能缺失有密且關聯性

最近藉由快速基因檢測平臺,進行100名卵巢癌的BRCA定序發現,有BRCA突變的卵巢癌所占的比率,與西方國家相當。特別的是,BRCA突變相關的卵巢癌。正常的BRCA基因所導出的BRCA蛋白,是細胞修復DNA雙股斷裂時的主要工具,突變的BRCA基因導出的蛋白,無法有效的達成任務。當腫瘤細胞的雙股修復機能因為BRCA突變而缺失時,如果使用藥物將DNA修復的另一途徑,也就是poly ADP ribose polymerase(PARP)相關途徑使用抑制劑阻斷,該腫瘤細胞將無法進行DNA修復,但是正常細胞因為仍然有正常的BRCA修復途徑,較不受影響。利用這腫瘤細胞獨特的弱點,使兩個非致死基因同時失去作用導致細胞死亡的現象,就是所謂的合成致死synthetic lethality,而PARP 抑制劑便是針對BRCA基因突變腫瘤的標靶藥物。約有百分之三十的卵巢癌成因皆與BRCA的修復機能缺失有關時,PARP抑制劑很有可能是要進一步提升卵巢癌治療成效的藥物。

腫瘤手術切除 為卵巢癌晚期患者存活的重要關鍵

值得一提的是,當許多臨床證據顯示首次卵巢癌手術時如果能達到肉眼可見腫瘤組織的完全切除,病人往後的存活期將會有顯著的延長,而钜細靡遺的切除腫瘤組織是婦癌醫師治療晚期卵巢癌最重要的任務,已經被充分的體認時,新的研究結果顯示腫瘤是否可以完全切除,也與腫瘤的基因表達有關。換句話說,能否達成完全的腫瘤組織切除,除了醫師的能力與努力外,也與腫瘤本身的因素有顯著的關係,這也是癌症診療的新知。

本文授權轉載自 張廷彰醫師
歡迎來信投稿[email protected]

作者

生醫編輯群

生醫編輯群將致力於讓您接觸到國際生物科技的應用知識與國內外先進的生技及生醫產業相關報導,快速吸收最即時、最新的生物科技發展與生醫新知,改善醫病關係、醫療品質、正確的用藥方法。

Up Next

相關的 文章

討論關於這個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