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ls of Oncology:ADT可保護男性免受新冠病毒感染

針對義大利威尼托地區4532名男性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那些正在接受雄性素剝奪療法(androgen-deprivation therapy, ADT)治療前列腺癌的患者更不容易感染冠狀病毒COVID-19,如果他們被感染,也沒有那麼嚴重。這項研究近日發表於著名的癌症期刊《Annals of Oncology》,研究結果表示ADT似乎可以保護男性免受COVID-19感染。

 

癌症患者感染COVID-19的風險高出1.8倍

由瑞士義大利語區盧加諾大學的Andrea Alimonti教授所領導的研究團隊發現,感染COVID-19的4532名男性中,有9.5%(430人)患有癌症,2.6%(118人)具有前列腺癌。在整個男性人群中,男性癌症患者的COVID-19感染風險增加了1.8倍,並且患上了更嚴重的疾病。

但是,當他們觀察威尼托地區的所有前列腺癌患者時,發現在進行ADT治療的5273名男性中,只有4名發生了COVID-19感染,且沒有一例死亡。相比之下,有37,161例未接受ADT的前列腺癌男性,其中114例感染COVID-19,18例死亡。在79,661例患有其他類型癌症的患者中,有312例感染COVID-19,其中57例死亡。

 

 

接受ADT治療的前列腺癌患者感染風險降低5倍以上

Alimonti教授說:「接受ADT治療的前列腺癌患者與未接受ADT治療的患者相比,COVID-19感染的風險顯著降低了四倍。當我們將接受ADT治療的前列腺癌患者與其他類型癌症患者進行比對時,發現了更大的差異。對於患有任何其他類型癌症的患者,使用ADT治療前列腺癌的患者感染COVID-19的風險降低了五倍以上。

Alimonti教授接著說:「這是第一篇提出ADT與COVID-19之間存在聯繫的論文。我們收集了大量感染冠狀病毒的患者的數據,發現罹癌患者與非癌症患者相比,罹癌患者感染COVID-19的風險更大,即使如此,所有接受ADT治療的前列腺癌患者仍受到了保護。」

研究人員認為,他們的發現表明,即使男性沒有前列腺癌,那些有極高風險可能感染COVID-19的人也可以在限定的時間內使用ADT療法來預防感染,而那些被感染的人可以服用ADT來減少症狀的嚴重程度。

 

雄性激素可能增加感染新冠病毒風險且影響症狀嚴重程度

Alimonti教授說:「有幾種臨床認可的療法可以降低雄激素含量,並且可以施用於患者。例如,促黃體生成激素釋放激素(LH-RH)拮抗劑可以在48小時內降低患者體內的睪固酮含量,且這種治療效果是短暫的。一旦患者停止服藥,他的睪固酮含量就會恢復到以前的水平。這些降低睪固酮含量的治療,如果給藥時間不超過一個月,不會產生重大副作用。」

教授接著說:「我希望我們的發現能激發其他臨床醫生在其他實驗療法的基礎上,針對感染COVID-19的男性中進行短暫性的ADT臨床試驗。儘管這些數據仍需要在其他更多COVID-19患者中得到進一步驗證,他們為以下假設提供了答案:雄性激素含量可能促進冠狀病毒感染並增加症狀的嚴重程度,正如在男性患者中看到的那樣。」

 

ADT可降低TMPRSS2含量,可能降低感染COVID-19風險

今年,Alimonti教授和他的團隊開始研究ADT對COVID-19易感性的影響,先前的研究表明,一種名為TMPRSS2的蛋白可以幫助COVID-19感染健康的人類細胞。TMPRSS2是稱為II型跨膜絲氨酸蛋白酶的蛋白質家族的成員,該蛋白質參與體內的許多過程,包括癌症和病毒感染。前列腺癌患者中TMPRSS2的含量很高,其作用受雄性激素受體的調節,雄性激素受體是像ADT等療法的靶標。雄性激素受體還可以調節包括肺在內的非前列腺組織中的TMPRSS2含量。

Alimonti教授說:「這可以解釋為什麼受COVID-19感染的男性比女性發展出更具侵略性的疾病。」教授繼續說道:「大家都知道,ADT可以降低前列腺癌患者中TMPRSS2的含量,有一些實驗證據證實,這不僅可能發生在前列腺中,而且還可能發生在其他組織中。因此,我想了解ADT是否可以降低前列腺癌患者感染COVID-19的風險。」

研究人員建議,ADT可以與其他阻止病毒繁殖和感染人類細胞的藥物結合使用,也可以與干擾體內TMPRSS2活性的藥物結合使用。

 

雖此實驗提供了理論依據,仍須實驗證實研究有效性

該研究的局限性包括這樣一個事實,即患有COVID-19的癌症患者可能比非癌症患者接受了更多的病毒測試,因為他們經常出入醫院,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癌症患者感染冠狀病毒的機率較高。與不使用ADT治療和患有其他形式的癌症患者相比,使用ADT療法的前列腺癌患者在社交距離上可能要更為謹慎,尤其是因為ADT可以在家中使用的情況下。

Annals of Oncology》主編、法國維勒瑞夫市Gustave Roussy研究所研究主任Fabrice André教授說:「我們決定發表這項研究,因為它為評估ADT療法對感染COVID-19的患者的療效提供了理論依據。然而,該研究並未提供有關ADT療法在感染COVID-19的患者中的作用的明確結論,在前瞻性試驗證實其有效性之前,不應將此類藥物用於此目的。」

 

 

參考資料:

  1. Androgen-deprivation treatments for prostate cancer could protect men from COVID-19
  2. M. Montopoli et al, Androgen-deprivation therapies for prostate cancer and risk of infection by SARS-CoV-2: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n=4532), Annals of Oncology (2020). DOI: 10.1016/j.annonc.2020.04.479

Ying Chang

作者

Ying Chang

曾在醫療相關領域工作三年,包含醫療耗材、檢測服務、扶持計畫等。希望能將更多生醫知識和即時消息分享給關注健康醫療的你們!

Up Next

相關的 文章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