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的未來在智慧型手機裡

Comment

國外媒體日前發佈心臟病專家Scripps Health首席學術官艾里克·托普爾(Eric Topol)的文章稱,醫療的未來在你的智能手機裡。文章指出,智能手機徹底改變生活的點點滴滴,下一個被顛覆的領域將會是醫療。從能夠診斷耳部感染的智能手機配件到能夠監控心理健康的應用程式,新工具促使醫療的控制權從醫生轉向患者手裡。

 

以下是文章主要內容:

在過去的10年裡,智能手機徹底改變人們的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從銀行到購物再到娛樂。醫療將會是下一個被明顯改變的領域。憑藉創新性的數字技術,雲計算和機器,醫療化的智能手機將會顛覆醫療保健領域的各個方面。最終的結果將會是,患者第一次走上舞台中央,掌握主動權。

隨著智能手機革命的到來,日益強大的新工具 – 從能夠診斷耳部感染或者追踪心臟的附件,到監測心理健康的應用 – 能夠降低人們對醫生的使用,節省費用,加速治療進程,數字工具不會代替醫生:你還會得到看醫生,但醫患之間的關係最終將會被徹底改變。

這些會引發一些尚未得到解決的重要問題,如黑客入侵和個人隱私洩露。這些工具的準確性也需要檢驗。人們也有理由擔憂醫患關係會遭受影響,就醫過程中的人類接觸變少。但變革已經在進行當中。

例如,你出疹子需要進行檢查。現在,你可以用智能手機對出疹子處拍張照片,下載一個應用來處理該照片。幾分鐘後,專門的計算機算法就會得出診斷結果,提供下一步的建議等信息,如建議局部塗擦藥膏或者看皮膚科醫生作進一步的評估。

智能手機已經能夠用於測量血壓,甚至產生心電圖.ECG心電圖應用已獲得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的批准,但經過了許多臨床研究的驗證。這些應用的數據可以即刻獲得分析和曲線圖顯示在屏幕上,並且能夠實時更新和存儲,在用戶許可的情況下也可以即時分享。也就是說,手機不僅僅能夠記錄數據,還能夠自行解讀。

現在,你隨時隨地都可以通過智能手機要求並獲得可靠的視頻會診,成本(約合30美元到40美元)跟隨工作健康計劃中的自付費用一樣。這種形式現在來看可能還比較奇怪,但數家大型諮詢公司(包括德勤和普華永道)均預虛擬會診不久後將會成為主流。德勤表示,2014年,至少有六分之一的醫生進行過虛擬會診。在很多的美國城市,你甚至能夠使用移動應用來請求醫生出診,期間醫生不僅可以提供診斷,甚至還可以進行諸如縫合傷口的小手術。而以往這些通常都要在急診室進行。

許多的調查顯示,多數消費者都想要具體了解治療的各部分費用,但醫院通常都不提供。未來,這一問題將會得到解決:成本透明的手機應用已經出現,它們正快速擴張到醫療服務領,如實驗室檢驗,身體掃描,手術,掛號,會診等等。

借助傳感器自我監測

還有更重大的變化在形成當中。借助可穿戴無線傳感器,你可以使用你的智能手機來生成自己的醫療數據,包括測量你的血氧和血糖水平,血壓和心律。要是擔心孩子感染,你可以用智能手機附件來進行簡單的耳膜檢查,快速診斷出問題,而無需前往醫院。

這些創新只有是個開始。未來一兩年(取決於FDA的批准情況),很多美國人可能將會開始戴上手錶來連續被動地測量血壓和其它生命體徵數據,他們甚至不需要按下開始測量的按鈕。

這種內置於手錶的傳感器會很有益處。有了手腕上的“監護病房”,醫院病房可為人們家中的臥室所取代。因此,除了設置重症監護病房,手術室和急診室之外,未來的醫院可能會變成用於遠程病人監護的無房化數據監控中心。

其他正在開發當中的可穿戴傳感器工具包括:可監測心臟功能和肺液量的項目;能夠追踪血糖水平和眼部壓力(help aid);智能隱形眼鏡;可捕捉腦電波的頭帶。有朝一日,襪子和鞋子可能能夠通過分析步態來判斷病患的康復情況,如告知帕金森症患者他的治療方式是否有效,又或者告訴用戶家中的老年人是否行走不穩,有可能會摔倒。

眾所周知,人的健康很大程度上會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而環境情況卻不好量化。不過,研發當中的智能手機傳感器將能夠監測你的輻射照射量,大氣污染或者食物中的農藥的藥物可能不久後將會被數字化,從而能夠給你發出提醒,確保你按時按量服用。

被替代的將不僅僅醫院的監護房間,醫院的檢驗室亦然。智能手機附件不久後將可以讓你通過手機進行一系列常規的實驗室檢驗。血液電解質,腎臟和甲狀腺功能,呼吸,汗液和尿液,統一將能夠通過直接接入智能手機的小測試工具進行測量分析。如此測試也能夠為你節省不少費用。

用智能手機自拍已然成為潮流,而基於智能手機的體檢工具才剛剛出現。用手機自行診斷耳部感染,只是第一步。如今的應用程序能夠處理各個身體部位的問題,包括眼睛,口腔,肺部和心臟。與此同時,幾乎所有的先進醫療成像設備都呈現小型化:手持式超聲波設備已經進入市場,部分醫學院開始向學生髮放這種工具,替代傳統的聽診器。成像)設備距離進入市場也不遠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工程師提出打造智能手機般大小的X光片生成設備。

未來10年,不管處於什麼樣的情況,你都將能夠監測幾乎任何一個器官系統,因為業界在開始製造納米傳感器來將其嵌入你的血流。你體內的這些微型傳感器能夠在血液中浮動,也能夠固定在小血管的小支架上。之後,你將能夠持續監測你的血液狀況,惡性腫瘤,重要組織的自身免疫攻擊或者動脈牆上會導致心髒病或者中風的小裂縫一旦出現,都能夠檢測出來。

人們常說,美國即將面臨嚴重的醫生資源短缺問題.DIY醫療技術的普及肯定會對這種說法提出挑戰。

不過,有一科目確實已經出現專業醫療人員不足的問題:精神衛生。智能手機在該領域尤其能夠派上用場。新式應用旨在依據各種實時數據來量化你的心理狀態,如音調和聲音變化,面部表情,呼吸型態,心率,皮膚電反應,血壓,甚至你的郵件和短信通訊的頻率和內容。

得益於虛擬精神病醫生意想不到的優勢,人們不久後或許可能更進一步。最新的研究(包括蓋爾·盧卡斯發表的論文和去年發表在“計算機在人類行為研究中的應用”論文)顯示,相比現實中的人,人們更願意向計算機或者“虛擬人類”傾向內心的想法。隨著機器能夠量化人的情緒,甚至提供虛擬諮詢建議來幫助彌補心理健康專業人員嚴重不足問題,人們或將迎來新的方式來改善個人心理健康。

尚存隱憂

上述的醫療願景令人興奮,但也引起了一些重大但不失合作的擔憂。在這些工具普及之前,它們必須經過臨床試驗的驗證,必須被證明不僅僅有益於健康,同時也能降低成本。否則,一切數字化醫療的構想都會是空談。

這外,縱使有的情況下數字工具更有利於推進治療,但人們也不能夠完全依賴它們。但是親身會診永遠都將無可替代,因為重要且嚴肅的事情需要面對面的交談 – 而不需要鍵盤。

儘管業界在獲取個人醫療信息,但在洪流般數據的處理上還遠遠跟不上。在保護寶貴的個人健康數據隱私,阻止個人數據被賣給第三方或者防止被黑客竊取上,我們做得還遠遠不夠。我們在數據分析上也沒什麼進行:我們趨於囤積大數據,但在從中提取重要信息上做得還少之少。為了避免使得事情變得更加錯綜複雜,病患生成的新數據並沒有流入傳統醫院和電子健康檔案,包括來自傳感器,實驗室檢驗,自檢,DNA測序或者自動成像的數據。

所有這些問題都可以得到解決,但任重道遠。這些障礙不應該讓我們停止利用眼下所取得的進展。

真正的革命不是來自在智能手機上擁有自有的安全而深入的醫療數據庫,而是來自云端,從那裡我們能夠整合所有的個人數據。

數據潛能

當數據洪流得到正當的匯集,整合和分析的時候,它將會在兩個層面帶來巨大的新潛能 – 個人層面和整體人口層面。一旦我們所有的相關數據都可以被追踪和機器處理,識別沒人能夠獨自檢測出的複雜趨勢和交互作用,那我們將能夠提前診斷出很多的疾病。

以哮喘發作為例。容易在體育課上哮喘發作的青少年可獲得空氣質量,空中花粉量等環境方面的全面數據,以及身體活動,血氧濃度,生命體徵和胸腔運動方面的數據;他們的肺功能能夠通過智能手機的傳聲器進行測量,他們的一氧化氮水平能夠通過其呼吸進行抽樣檢測。以後,那些信息可以結合來自其他受追踪的哮喘患者的數據進行分析,從而通過手機短信或者語音信息發警告,提醒他們哮喘即將要發作,告訴他們該用哪種吸進器進行防止。

同樣的流程也可以用於防止心力衰竭,癲癇,嚴重抑鬱和自體免疫疾病發作。這可以挽救無數人的生命。

我們簡直無法想像我們將能從全新的開放醫療世界了解到什麼:匯聚來自數百萬人乃至數十億人的數據的海量在線信息資源。想想Facebook能夠從超過10億人獲取社交數據吧,而這裡說的是匯集之前從未被聚合或獲得的海量醫療信息。患有新疾病的人可利用開放醫療資源來匹配跟他們的病情最相似的人,以幫助決定最佳治療方案。

將數百個傳感器裝入汽車,提供精細的計算機導航支持,不僅僅能夠產生自動化汽車;該舉也能夠使其得到它們由比駕駛的低科技含量汽車更加安全。同樣的結合使用傳感器和運算能力方案,即將在醫療領域產生類似的影響 – 將一項循證較弱的實踐變成一門以高效能個人為中心的數據科學。

隨著病患產生的醫療數據增多,計算機處理的醫療數據增多,醫療中的診斷和監控職務很多都將從醫生身上移除。病患仍將佔據主動權,他們尋求醫生幫助將主要是為了獲得治療,指導,知識,經驗,同理心和人類接觸。

一如印刷機幫助普及了知識的傳播,醫療化的智能手機將會大會化的醫療保健。你將會獲得新的方式來實踐數據驅動的醫療。病患將不僅僅變得更有效能;他們還會會獲得自由。

作者

生醫編輯群

生醫編輯群將致力於讓您接觸到國際生物科技的應用知識與國內外先進的生技及生醫產業相關報導,快速吸收最即時、最新的生物科技發展與生醫新知,改善醫病關係、醫療品質、正確的用藥方法。

Up Next

相關的 文章

討論關於這個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