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病毒正持續突變且危害世界,疫苗是否還能有效去抑制它呢?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已在全球大流行,人們開始推測這種病毒會變異成更可怕且致命的威脅,進而危害到人類的健康。但突變不一定是壞事。每一個病毒都會變異,這是病毒生命週期的一部分。這些轉變和變化並不一定都是大問題件。 某些情況下,這些突變可能導致出現更弱的病毒。但在通常情況下,變化很微小,以至於疾病的傳播和死亡率沒有明顯差異。

 

新型冠狀病毒正在突變,但速度非常緩慢

新型冠狀病毒是一種RNA病毒,一種在蛋白質外殼內遺傳物質的集合。一旦RNA病毒與宿主接觸後,便會開始進行複製,進而感染其他健康細胞。與DNA病毒(如疱疹、天花及人類乳頭瘤病毒相比RNA病毒(如流感和麻疹)更容易發生變異。

明尼蘇達大學分子病學研究所之兒科傳染病兼研究員Mark Schleiss博士說:「在RNA的世界中,突變是經常發生的,我們已知RNA病毒會持續變異,因為這就是他們的本性。」SARS-CoV-2也不例外,它們在過去的幾個月裡,也一直不斷地在變異。但這種病毒的變異數度非常緩慢,當它發生變異時,新的病毒與原本的病毒也不會相差太多。

耶魯大學醫學院病理科資深研究員John Rose博士說:「世界各國傳播的病毒序列都非常相近」。此時他也正在協助開發COVID19的疫苗。

 

突變目前並沒有將它變得更致命

目前義大利及紐約的疫情相近,這個病毒的突變似乎沒有比12月底於中國武漢出現的病毒株更具傳染性或致命性,儘管病毒有可能突變而變得更有攻擊性,RNA病毒更有可能變異成較弱的病毒株。

德克薩斯農工大學生物系主任 Benjamin Neuman博士說道:「幾乎所有的突變都會使病毒的某些功能不如以往的有效率,最常見的情況是突變的出現及迅速的消失。」但是原始病毒株及突變病毒株之間並沒有很大的差異。

 

 

這對疫苗會有甚麼影響?

這種突變可能不會干擾COVID-19疫苗的有效性,其實這種緩慢且溫和的突變對於疫苗來說是個好消息。

Neuman博士說:「病毒現在仍然與最初的序列極為相似,所以沒有必要去認為疫苗的效率會有所影響。通常疫苗的目標都是最原始的病毒版本。」

以流感為例 ,「H1N1年度疫苗仍是使用2009年的一種毒株。它是後來出現的各種形式的始祖,雖然與現在有所差異,但對始祖的反應似乎對所有的後代都有好處。」

通常,較舊的病毒株將會保留足夠的特徵,它將提供針對整個群體的免疫。但是流感病毒每年都會快速且不穩定的變異。除此之外,我們的免疫系統對流感病毒有著深刻的記憶。Neuman說道,在我們需要重新接種疫苗之前,疫苗對流感的反應能力大概只持續一年左右。

Rose說:「應該有可能製造出一種有效的COVID-19疫苗,該疫苗將對這種特定病毒提供持久的免疫力,就像我們對其他快速變化的病毒依樣。」

Schleiss指出,當我們最終研發出一種COVID-19疫苗時,它將可能保護人們免受大多數可預見的突變所帶來的COVID-19毒株的侵害。儘管隨機突變確實會在未來發生,Schleiss認為最壞得情況是我們會看到一些突破性的感染,但我們的不會因此而遭受到威脅生命的突破性及病。

 

免疫力會持續多久?

目前無法確定,人體免疫系統戰勝感染後,免疫力能持訊多久的時間。一旦病毒離開身體,它就會在免疫系統中留下標記物或抗體。未來如果病毒又再次出現,這些標記物將可以迅速的識別病抵抗病毒。

希望在幾年內,我們可以獲得足夠的群體免疫,將能從多名患者的自然免疫從而根治這個疾病。未來再次感染將不再是一個問題。

即使多年之後,這些COVID-19抗體逐漸消失,SARS-CoV-2再次捲土重來,我們免疫系統仍然記得感染並做好應戰的準備。

Schleiss說:”疫苗賦予記憶力”即使一個人的免疫力已經消耗殆盡不再有高效力的抗體,一旦再次偵測到病毒,某些細胞也會再次活耀,並與病毒對抗。免疫力下降的想法挺複雜的,這不僅是接種疫苗後,抗體因時間消散及消失的問題。當然無法準確的預測將會發生甚麼事情,人體內的抗體能持續多久。大自然會用時間告訴且證明給我們看。

 

參考資料:

COVID-19 Will Mutate — What That Means for a Vaccine

俊逵

作者

俊逵

曾任職於醫院機構,主要探討癌症藥物治療相關。想用文字為大家帶來最新的生醫訊息

Up Next

相關的 文章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