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強大的超級細菌 新研究讓失效的抗生素恢復作用

Comment

上世紀初,英國科學家弗萊明意外在培養皿裡發現青黴素,從此人類的醫療進入新的時代,人的壽命也因此而延長。但當人類正要迎來發現抗生素的 100 週年紀念之時,細菌卻正以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進化中。大多數細菌對系列常用抗生素已產生抗藥性。世界衛生組織已經把此現象列為「危機」,與伊波拉病毒、HIV 並列。

去年美國賓州感染「超級細菌」的案例,該菌種攜帶MCR-1基因,可抵抗一種稱作「克痢黴素」(Colistin)的抗生素。「克痢黴素」被視為是治療高度抗藥性細菌最後防線之一。有些人原本健康年輕,感染超級細菌後卻難逃一死:一位美國南加州的十二歲小學生,因遭超級細菌「抗甲氧苯青黴素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入侵、併發肺炎而死。 去年八月,京劇名伶過世。她因為嘔吐、發高燒,被判定流感住院,但病情在隔天立刻急轉直下,不久就因「敗血性休克」過世。從發病入院到過世,僅歷時一天。雖然病毒、黴菌都可能引發敗血症,但細菌卻是最常見的兇手。根據疾管署公布的監視資料,醫學中心與區域醫院的加護病房裡,常見的超級細菌 (如MRSA、 CRAB、CRPA、VRE…等等) 感染普遍率都在上升。因此病人在醫院加護病房感染超級細菌的機會也越來越高。

儘管有些細菌體內本沒有抗藥性基因,但當醫界運用抗生素不斷攻擊「訓練」之下,能在抗生素魔掌下立足的,自然是具抗藥性的菌種。人類只好拼命苦苦追趕加以攻擊,最終成為無限的惡性循環。但在這場人與細菌癡纏的拉鋸戰裡,過去十年,抗生素幾乎沒有突破性的新藥。而且在全球人口流動龐大的今日,抗藥性細菌的傳播速度與廣度更快,成為另一種全球性的災難。

各國科研人員紛紛研究對策,嘗試消弭這場破近的危機。近日,一支俄勒岡州立大學的研究團隊發表於於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Chemotherapy的一項成果,發現了對付抗藥細菌的潛在武器。他們認為名為「PPMO」(peptide-conjugated phosphorodiamidate morpholino oligomer)的分子,能夠對抗細菌分泌的 NDM-1 酶,而後者正是導致細菌進化出抗藥性基因的因素之一。

由於許多種不同的細菌都包含這幾種基因,PPMO 分子 可有效攻擊多種細菌包含的這幾種基因,當這些基因與抗生素接觸,當後者與抗生素接觸,能恢復抗生素殺死 NDM-1 酶細菌的能力。研究中,科學家使用一種隸屬於碳青黴烯分類,廣泛被應用的抗生素──美羅培南(meropenem)。他們用美羅培南治療了受 E. Coli(一種 NDM-1 酶為陽性的細菌)感染的小鼠。俄勒岡州立大學微生物學教授 Bruce Geller 表示:如果接下來在人體實驗證明有效,這將讓許多失效的抗生素恢復作用,治療廣泛的細菌感染。

參考文獻

UN Classifies Antibiotic Resistance as a Crisis, Putting It on Par With Ebola and HIV

https://futurism.com/un-classifies-antibiotic-resistance-as-a-crisis-putting-it-on-par-with-ebola-and-hiv/

eptide-conjugated phosphorodiamidate morpholino oligomer (PPMO) restores carbapenem susceptibility to NDM-1-positive pathogens in vitro and in vivo

https://academic.oup.com/jac/article-abstract/doi/10.1093/jac/dkw476/2691388/Peptide-conjugated-phosphorodiamidate-morpholino?redirectedFrom=fulltext

 

作者

江 盛之

擅長觀察生技及醫療時事,並關心國際間最新醫療科技動態與發展,運用淺顯易懂的說明方式,讓讀者快速閱讀並理解。

Up Next

相關的 文章

討論關於這個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