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篇論文探討重症COVID-19與急性腎損傷和末期腎病之間的關聯

德國在SARS-CoV-2大流行中受到的打擊並不像許多其他歐洲國家那樣嚴重。其中的原因是感染浪潮到達德國的時間較晚,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情況提醒了德國當局,在早期就下令封鎖並進行了廣泛的測試。截至2020年6月2日,德國共有182028例COVID-19病例,其中8522例死亡。與其他國家一樣,透析患者也是高危人群,這是因為他們往往年齡較大,合併症較多,當然也有免疫系統受損的情況。一個增加風險的實際問題是,他們不能停止治療,每週必須去透析室3次,這意味著對於這些高危患者,嚴格的家庭隔離是不可能的。

 

德國已經建立了一個登記處,調查遭受SARS-CoV-2感染的透析患者的患病率和臨床結果。截至5月底,在登記的透析患者中​​,約有2%的患者(14000人中約有300人)被檢測出SARS-CoV-2陽性,事實證明,這些患者的預後很差:死亡率約為20%。該登記處的第二階段還將納入急性腎損傷和慢性腎病患者,並將調查他們的臨床結果和預後因素。不僅腎臟疾病患者感染冠狀病毒SARS-CoV-2的風險更高,而且他們的COVID-19病程更嚴重—有數據還表明,腎臟可能是這種病毒性疾病的靶器官。

來自中國COVID-19的早期數據包括一些令人吃驚的發現:腎臟受累似乎經常發生在那些被檢測出SARS-CoV-2陽性並出現症狀的人身上。 2020年武漢市發生重大疫情后,對武漢一家三甲教學醫院3個分院收治的COVID-19患者進行了連續的隊列研究,分析了血尿、蛋白尿、血清肌酐濃度等臨床參數,以及急性腎損傷( AKI)的發生率。入院時,44%的患者有蛋白尿,26.7%的患者有血尿。 5.1%的患者發生AKI。調整混雜因素後,所有腎臟受累指標均與較高的院內死亡風險相關。這些作者在2月份就已經建議臨床醫生應該提高對住院COVID-19患者腎臟受累的認識。

 

腎臟細胞的Multiorgan SARS-CoV-2趨向性和空間分辨親和力。(圖源:MEJM)

 

事實上,還有一項研究顯示,住院患者中AKI的發生率顯著增加。在4259名不需要機械通氣的患者中,925名患者有AKI(任何階段),9名患者需要腎臟替代治療。通氣患者中的發病率明顯較高–1190例患者中,276例(23.2%)需要透析治療。這些作者得出的主要結論是:“AKI在COVID-19患者中頻繁發生。它發生得早,且與呼吸衰竭有時間上的聯繫,並與預後不良有關”。

很明顯,COVID-19會導致腎臟損傷。在德國漢堡進行的一項屍檢研究中,對27名屍檢的COVID-19患者的不同器官組織樣本進行了病毒載量分析。結果發現,雖然肺部受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最嚴重,但是其他器官,尤其是腎臟也受到影響。此外,還利用7名患者的樣本調查了哪些腎臟區室受到特別影響,結果顯示腎小管特別是腎小球細胞的病毒載量較高。

Hoxha博士解釋道,“這些發現與臨床觀察一致。腎小球執行腎臟的過濾功能,腎小管負責重吸收。已有研究發現,在Covid-19的早期,很多患者的尿液出現了異常,尤其是蛋白尿。問題是如何利用這些發現。”

來自德國哥廷根的一個研究小組與來自德國漢堡、科隆和亞琛的研究小組密切合作,目前正在研究腎臟受累的早期跡象,如蛋白尿、低蛋白血症和抗凝血酶Ⅲ缺乏,是否可以對患者進行早期風險評估和分層。這類患者發生肺水腫和血栓栓塞等並發症的風險會更高,如可怕的肺栓塞。目前正在進行一項最近啟動的研究,以調查腎臟參數的預後意義

 

參考資料:

Multiorgan and Renal Tropism of SARS-CoV-2

Acute kidney injury in patients hospitalized with COVID-19

Kidney impairment is associated with in-hospital death of COVID-19 patients

生物谷

俊逵

作者

俊逵

曾任職於醫院機構,主要探討癌症藥物治療相關。想用文字為大家帶來最新的生醫訊息

Up Next

相關的 文章

X